Monthly Archives: June 2013

失望与希望

  最近盛传一个段子,201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秘鲁作家略萨:“一个独裁的政府,把整个社会都给污染了、毁了。哪怕政治无关的东西,哪怕家庭生活,哪怕爱情,都被它污染了。你的职业生涯因为和腐败的政治相关,你不管是不是愿意,为了生存,都必须在道德上作一些让步。”   政治辐射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本人体会非常明显。家族是已经比较和谐的了,但仍能窥到了内部的暗涌,究其根本就是钱,而造成“钱不够花”这种局面的除了朝廷又有谁。从请客吃饭帮兄弟姐妹找工作,再到请客吃饭帮兄弟姐妹的子女找工作,不用谈什么狗屁宿命轮回,一则是某些人的不努力,再就是政府的错了,普通人找个工作都这么难,公务员和国企职工有多少冗余就不想赘诉了。   失望的事情总是讲不完,还是说说希望不致太消沉吧。   国内的,记得父亲当时说起一个堂兄追尾后和另一个司机打架的事,之后的反思显得非常理性,像是个年过半百的人说的话。当出现了追尾不再以打架这种暴力方式解决,而是寻找警察和保险公司,这在法制不健全的大陆尤为重要。   美国的,三次痰样检测都是阴性,在家静养休息中,肺结核也不是复发,只需静待观察。但仍记得当初在TB Clinic的情景,老护士开玩笑穿粉色衬衫的才是真男人,我摸摸头,不知作何反应,只好傻笑,她宽慰道,“别笑,我先生就喜欢穿粉色衬衫”   主治医生就把我的描述记录在一次性躺纸上,听到我已完成学业没有考试后,就像自己卸下了重担一样,做擦汗状,长舒一口气。   感念于医生们的尽职尽责和美国人深入骨髓的幽默感,不论何时何地。   Bed bugs,崴脚,疑似疟疾的重感冒,找不到实习,OS挂科,读不了PhD,不能毕业的担心,找工作的焦虑……艰难困苦,再多些又何妨。这次虽是疑似肺结核,但再也不会放弃。   每次晚饭前做转身,俯探,深蹲,穿单薄的衣服,就是加快消化食物的速度。原来胃口不好不是单纯的老了,而是疑似肺结核所致,看来世俗的判断还是靠不住啊,积累些医学常识还是很好的。   I passed so many tests, am I going to be afraid of TB this time?! Haha, definitely not!  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Tagged , , , | Leave a comment